hth华体会产品
远洋产品
上海:重振经济“50条”

发布日期:2022-06-03 02:46:48 来源:hth华体会 作者:华体会网页版入口

  从6月1日开始,上海全面有序复工复产复市。对于在疫情管控下已经生活了两个月的上海市民来说,经历了难过、坚韧、委屈的一系列日子,6月1日相当于时间重新开始了。上海这样一个大的经济体想要重新恢复活力,并不是非常简单的事情,它可能就像中国老话说的,想要全面恢复机体的健康,需要三分治七分养。

  新增6例新冠肺炎本土确诊病例,新增61例本土无症状感染者,这是上海5月29日的疫情数据,这也是从5月25日以来,上海连续5天呈现阳性感染者数字下降的趋势。当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复工复产就显得迫在眉睫。上海发布本地的加快经济恢复和重振行动方案,一口气推出50项重振经济措施,提出要从下月起全面复工复产。

  上海市委常委 常务副市长 吴清:行动方案一共包括了八个方面,五十条政策措施,主要内容大致可以分为四个大的板块,第一个板块主要是全力助企纾困,第二个板块主要是与复工复产复市相关,第三板块主要是稳外资外贸、促消费投资,第四板块主要是强化支撑保障。

  这份行动方案可以说社会各界期待已久,从4月中旬有关部门就已经开始进行准备,内容涉及复工复产恢复经济的方方面面,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助企纾困。从3月以来,两个多月的停摆状态对于企业尤其是中小微企业来说,意味着长时间的低收入甚至零收入。对此首先从房租、人工、社保入手,上海的行动方案提出了一系列措施。

  上海市委常委 常务副市长 吴清:针对企业的一些实际困难,从阶段性缓交五险一金和税款,扩大房屋租金减免的范围,多渠道为企业减费让利,加大退税减税的力度,发放援企稳岗补贴等等这些方面,综合的施策,实施缓、免、减、退、补的政策,多管齐下来为企业减负。

  从减免的相关措施中舆论注意到,上海的方案在国有房屋减免租金的基础上明确提出,要从政策措施上鼓励非国有房屋业主或经营管理主体给予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6个月的房屋租金减免。在复工复产方面,行动方案明确要求,要取消企业复工复产复市的不合理限制。

  上海市委常委 常务副市长 吴清:实际上从6月1日起,我们很多的限制都要进一步取消,企业复工复产的审批制度也要取消,也就是6月1日以后就不存在所谓的“白名单”了。

  4月中旬以来,上海首先以“白名单”形式推进复工复产,但主要针对汽车、芯片及医疗制药等大型企业。而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上海中小企业就有49.8万户。

  上海市委常委 常务副市长 吴清:这轮疫情对上海经济运行的冲击可以说前所未有,市场主体所遭遇的困境也是前所未有。所以我们经济恢复和重振所面临的挑战应该说也是前所未有。

  上海统计局的数据受疫情影响,4月份上海全市工业总产值同比下降61.6%,其中小型工业企业同比下降近70%,上海外贸进出口总额也同比下降36.5%。4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则是同比下降48.3%。5月30日上海发布从6月1日起,全市住宅小区恢复出入,公共交通恢复运营,机动车恢复通行。

  白岩松:权教授,因为相关的新闻发布会上用了三个前所未有,那就是这个疫情对上海经济运行的冲击,对市场主体遭受的困境,还有恢复和重振面临的挑战。但是这只是一个结论,三个前所未有,从具体的数字或者说具体的角度来说,您怎么看待这三个前所未有?

  上海社会科学院党委书记、研究员 权衡:首先这次疫情它的特殊性,特别是它的快速传播,对于上海特大城市,我们讲经济密度大,人口密度大,流量又比较大的这样一个经济体,确实对整个流量,我们叫经济要素的流量带来很大的影响。

  因为这个疫情冲击,我们人的要素不能流动了,其他的物流要素也不能流动。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整个经济我们原有的我们叫产供销,企业的人财物都受到一定的冲击。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微观经济的运行冲击应该说也是比较大的。

  另一方面对我们整个经济社会发展来讲,包括接下来我们对这样一个特大型城市如何能够快速启动,特别是让城市恢复如常的生活,让经济进入正常的运行轨道。那么对于整个经济的产业链、供应链,或者说我们整个国民经济的正常循环,我觉得都是很大的一个挑战。我想这次八个方面五十条政策建议,都聚焦了当下的这些困难和面向未来的经济复苏和挑战,我本人也是对迎接这些挑战这些压力还是有信心的。那么对整个长三角包括全国来讲,我想五十条政策对我们整个经济的恢复,包括迎接在战时的困难,帮助企业走出困境,都是非常有意义的,我相信还是应该有这样的信心。

  白岩松:上海这样一个特大的城市经济机体全面恢复健康,我说可能得三分治七分养,这个养就需要我们要拿出真金白银来。那么这次的五十条加上3月份的二十一条,恐怕上海市政府要拿出3000亿左右这样的一个资金去帮去养。但是去年上海整个财政收入才7700多个亿,这回拿出的钱就占到了几乎40%。

  上海社会科学院党委书记、研究员 权衡:我们大概算一算,去年上海的公共预算财政收入是7700亿,那么,这次我们通过对微观企业主体的这种各种退减缓补交各种综合施策,大概我们会受惠的总数达到3000亿,应该说占到我们去年上海公共预算财政收入的40%,应该说这个力度是非常大的。

  那为什么说这个力度比较大,要涵盖这么多的量呢?我们说主要的一个背景就是上海特大型城市经济体,我们大概的企业各类市场主体到2020年年底我们大概达到了318万户,那么318万户里面,其中平均1000人以上的这种企业就要将近三分之一之多,也就100多万户。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拿出这么多的帮扶力度,实际上一方面从眼下来讲,是帮助企业摆脱各种各样面临的一些暂时的困难。那么从另一方面来讲,我觉得更重要的是通过3000亿能够帮助企业树立信心,强化预期。我想如果这个企业保住了,经济活动的主体保住了,那我们整个社会的就业,我们整个经济的增长,那这个大的面就保住了。所以这个保住了以后,我们以后的经济增长,包括我们的税收,我们的就业,我们的民生,我们的社会保障,应该说都会源源不断地得到支持,实现我们的可持续发展。

  白岩松:在上海您刚才说了300多万的市场主体可能超过1000人的会有100多万,但是还有相当多的中小微企业,尤其上海很多特别好的这种零售企业,街边的餐饮等等,那么这回出台的政策如何能帮它们活下来?如果遇到有很多可能都面临要倒闭的情况,如何保证它们活下去?

  上海社会科学院党委书记、研究员 权衡:是的,我们对中小企业这次救助力度非常大,因为对上海来讲,我们有一个特点,就是整个经济当中服务经济占比占到76%,那么在这些服务经济里面,除了一些中高端的服务业,包括生产型的服务业等等以外,我们还有大量的生活性的消费业,就像您刚才讲到的这些街边小店,各种小企业,中小微企业。所以我们说这次疫情冲击,它不同于经济危机的这种市场冲击,它是一次外部的突发性的这种卫生事件,那我们说如果把它帮一下,那么让它摆脱困境活下来,它就会对以后的就业,包括我们说中小企业占到我们整个就业的75%左右,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保住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实际上就是保就业保民生,我觉得这个不仅是一个经济的问题,而且对社会的稳定发展也具有非常积极的意义。

  白岩松:在整个全面复工复产复市过程中两大挑战对于企业来说,一个是人能不能回来,现在开放了可能会好一点,接下来的时候是防疫的成本特别高,比如说核酸检测等等,这一次如何能降他们的防疫成本,等于说反面就是给了他们也是真金白银的支持。

  上海社会科学院党委书记、研究员 权衡:是,我们在五十条当中应该说充分考虑到了这个企业,特别是疫情防控当中,疫情冲击当中,企业复工复产其实是额外的增加了一些与防疫有关的支出,包括人工成本的增加,包括防疫的成本,包括核酸检测,包括其他像抗原检测这些方面的费用,包括企业的生活费用,因为在闭环管理期间可能这些方面都需要企业来负担,那么政府考虑到这些企业的实际困难,也帮助企业能够轻装上阵,我们采取了一些补贴,我们是通过市区两级补贴防疫的支出减轻企业的负担,让企业能够相对轻松的减少成本方面的压力,尽快顺利地开启复工复产的这样一个进程。

  白岩松:在上海其实外资企业也是广受大家关注的,最近大家议论的比较多,说担心上海包括其他地方有很多外资企业可能转到越南转到其他去了。那么这次五十条当中有一句话叫切实修复和提振外资企业的信心,您觉得最关键的提振外资企业信心要做什么?

  上海社会科学院党委书记、研究员 权衡:首先我觉得我们对外资企业最重要的一个还是我们上海,也包括全国其他地方一直都在讲的一件,就是不断优化营商环境。我想法治化、市场化、国际化的营商环境的构建,一定是对外资企业最重要的稳定剂,也是增强它们的一种信心。那么这次疫情应该说对整个外资企业来说还是有一定的影响,因为特别是疫情的不确定性,以及我们经济社会发展短期遇到的困难,那么外资企业也出现一些信心上的一个影响。

  我们这次50条也是专门针对这个问题,除了我们对外商投资企业有一些支持扶持的计划,包括及时召开全球外商投资大会,包括外贸这方面我们也有一些专项资金的扶持,把这些都能够拿出来之外,更重要的是我们通过这些实际的行动帮助企业稳定信心,特别是帮助企业稳定好上海经济的基本面,稳定好长三角的经济面。

  因为整个外资在上海,但是它的经济联系效应应该是在整个长三角乃至全国。所以我们说整个上海经济的稳定基本面保住,全国经济的基本面保住,那么整个外资的信心也就得到了稳定,外资的预期也就得到很好的保证。那么从长远来讲,我们也看到像一些著名的外企,最近也有提出到上海来落地签约,像欧莱雅公司在上海,这个也是说明从长远看,外资对于上海的投资,包括对全国的投资信心还是非常充分的。

  白岩松:接下来要说一个大件的商品,那就是汽车。在这个重振经济五十条当中,过去上海的汽车牌照几乎是全国最难获得的,但是这次一下子要增加4万个非营业性的客车的车牌,这对上海来说绝对是咬牙的一个大动作,也要做好未来可能更独一点车的这种准备了,您怎么看待这个大动作?

  上海社会科学院党委书记、研究员 权衡:这次我们在五十条里面专门对促进消费方面,我们提出以大众商品为抓手来促进消费增长。那我们说整个消费在国民经济当中处于基础的地位和作用,那么汽车消费它的联系效应带动效应特别强,尤其是上海汽车它的产业链分布,包括供应链的分布,全国和长三角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所以我们在扶持的过程中,把这些龙头企业,特别是龙头的制造企业,能够尽快让它复工复产,带动的不是某一个企业,而是整个汽车产业和行业乃至全国的汽车产业的复苏。那么这样一个发展其实对汽车消费来讲,最重要的是你要有市场。那么大家都知道上海因为是我们按照牌照,为扶持产业的发展,并且带动全国的汽车消费,我们把牌照增加4万个,那么这样的话也会有利于扩大汽车消费,发挥消费对经济复苏发展当中的基础性地位和作用。

  白岩松:权教授,接下来咱们必须要谈一下就业,因为就业是第一民生,在这50条中,特别在谈到保就业的企业要给予支持,但凡是今年上海毕业的大学生,如果要签了一年合同的线块钱,怎么看待这个动作?

  上海社会科学院党委书记、研究员 权衡:对,我觉得首先要看到今年我们整个全国的大学生就业毕业数创了新高,我们达到1076万,上海也有10多万毕业生。那么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怎么来解决就业,再加上因为疫情冲击,我们这两个多月也是毕业季,也是各方面工作岗位的招人时机,因为疫情的影响,就业的压力就特别大。再加上中小企业如果这个困难增多,那么它们可能对吸纳就业的能力就受到限制。所以考虑到这些问题,这次五十条里面就把就业放到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

  那么,针对刚才您提到的我们叫稳岗补贴,包括就业补贴,给企业也适当补贴,鼓励它们大量的尽可能吸收我们社会就业,而且我们说这个工作做好以后,对我们政府来讲也是稳定经济发展、稳定社会起了一个很好的作用。所以我们说这个五十条面向经济的政策,其实背后更多的还是考虑社会的发展、就业的发展、民生的发展,这一点这个五十条还是考虑的非常系统、全面的。

上一篇:《爱情公寓》中的咖喱酱牺牲有多大?看她穿上黑色吊带的性感模样美到逆袭
下一篇:90平米的房子隔成5间住下20人房东的话更让人惊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