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h华体会产品
远洋产品
看外国名流们如何学好汉语:扎克伯格有妻子相助

发布日期:2022-06-13 02:24:46 来源:hth华体会 作者:华体会网页版入口

  近日访华的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用一种出人意料的形式表现了对中国的兴趣,在一个约半小时的访谈中,他全程说中文,交流无障碍。扎克伯格的普通话技能不仅让在座的中国人吃惊,美国媒体也热议这位硅谷奇才的“流利的中文”。如今政商界名流学说中文似乎成了必备技能,事实上,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的迅猛发展以及国际地位的稳步提升,汉语的学习热潮早已席卷全球。汉语不仅受到普通民众的追捧,也有不少政界要人为了拉近和中国的关系而选择了学习汉语。

  当被问到为什么学中文时,扎克伯格说,他的华裔妻子普莉希拉·陈的奶奶说中文。他说,当自己用中文告诉她奶奶,他们要结婚时,她的奶奶“非常吃惊”。此外,他还给出了另外的理由:中国是伟大的国家,我觉得学习语言能帮助我;普通话很难,我喜欢挑战。

  曾做过多年教授外国人汉语的对外汉语教师李智龙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外国人学习中文的目的多种多样,多数外国学生通过校际交流的方式来中国学习汉语,欧美国家的学生因为兴趣因素而学习汉语的占多数,大部分亚洲国家,比如日、韩、越、蒙、朝、印尼等等,是出于工作或学业的需要”,李智龙说:”但有趣的是,兴趣导向的学生比较容易放弃,而出于功利目的学习的学生往往能够坚持达到所需要的程度,但之后往往不会继续深造。

  但事情并非绝对,在韩国教学期间,李智龙曾遇到一对对汉语颇感兴趣的老夫妻,上课时两人从不迟到。“一学期以后,两人跟我告辞,要去中国旅行,实习他们学习汉语的目的。现在很少有人会因为这样单纯的动机去做一件事,何况是已逾花甲之年的老者。”

  前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就曾透露,由于少年时代在电视上看到时任澳洲总理爱德华·惠特拉姆1973年的访华报道后,就对中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最终他以中文作为大学专业,在四年的时间里,他学习了中国语言、历史和文化以及日韩历史。

  今年米歇尔访华前特意学习了一些中文。米歇尔在一所名为育英公立特许学校(华盛顿特区唯一一所中英双语特许学校)向学生们表示自己即将前往中国时,学生们争相向她讲述自己在北京、西安等城市的“经历”,当小学生们听到米歇尔说“你们去过我要去的地方,今天得帮我准备准备。”时,自告奋勇地当起了米歇尔的“老师”,当一名男孩建议她要学会用中文说“厕所在哪儿”时,米歇尔忍不住笑起来。

  新京报记者采访了这家学校校长尼基塔·亚历山大,尼基塔回忆,当米歇尔走进幼儿园教室时,小孩们用中文教她说“你好,我的名字是米歇尔”以及“我爱你”、“谢谢”等简单交流词汇。

  事实上,米歇尔甚至还可以让自己的小女儿萨莎教她两手的,萨莎所在的小学就曾教授中文,奥巴马曾透露,他身边的几个工作人员的孩子都在学中文。

  全美各地的普通话课程的选项甚多,有孔子中心的课堂,亚洲协会的“示范性”汉语和中国文化课程,还有各式各样的中文兴趣班。据悉,全美各地超过100多间小学,初中和高中,总共为超过25000名学生提供普通话的课程。

  尼基塔对新京报记者介绍,孩子们从小都受到了沉浸式教育,在三岁和四岁幼儿班用全中文教学,抓住幼儿学习外语的最佳时机,打好中文基础,而在小学各年级用中英文交替上课,中文课上严禁讲英文。

  与米歇尔的“临时抱佛脚”不同,扎克伯格2010年开始学习中文。“我的中文很糟糕,但是我天天都会用,我觉得自己还需要练习。”

  李智龙介绍说,正如我们学习汉语的过程一样,外国学生也是从汉语拼音学起的。掌握拼音以后,很少有学生用母语或其他语言进行标注。语言是一种习惯,“好的习惯需要从初学阶段就培养”。

  “目前汉语教学界对于教学方法的研究和开发已有诸多讨论,很多方法都行之有效,但具体采用何种方法,还要综合考虑教学内容,和教学对象的年龄、水平、背景等因素。”李智龙说,目前在一线任教的都是多年从事教学的中小学语文、外语教师,或是高校教授,以及汉语志愿者。“一对一”的授课方式也十分流行。

  与扎克伯格有妻子相助的“近水楼台”不同,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在任美国驻北京联络处主任时是“被逼”学习中文的。老布什刚到中国时,曾在日记里吐露了心声:“在一座房子里没有人会讲英文时是艰难的、难以忍受的。”

  后来,老布什和妻子每周5天,每天一课,每课一小时。开课后,老布什明显感到非常难,他在学习日记中提道:“我在声调上开始领会一点了,开始有点感觉了,它的复杂更加激起了我的兴趣”。随着老布什学习中文的兴趣和信心不断增强,后来还加了课时。虽然,在运用时还是有不少困窘,但他自己总结道:“我的问题就是练习,练习,再练习。”

  2008年,当时任澳大利亚总理的陆克文用略带京腔的口音在北大说出:“中国有句话叫,天不怕,地不怕,只怕老外说中国话。”时,着实让已经有心理准备的同学们惊讶不已。最近,日本乒乓球选手福原爱在接受中国记者采访时,一口“东北味”流利中文,更让网友大呼“萌萌哒”。

  与科班出身的陆克文不同,扎克伯格的中文虽然来自“家教”但仍有“美国口音”,这一切并不影响他与中国听众的互动。

  很多学生在结束初级阶段的课程后还会向他“抱怨”,学习汉语这么久,只听得懂老师的话,其他中国人说话还是听不懂。

  “方言的发音与普通话有很大差异。所以,如果碰到会说汉语的外国人,只要听听他的口音,就能知道他是在哪个城市学的汉语了。说话很多‘儿’话音的一定是在北京,喜欢说‘咋’、‘啥’的一定是在东北。”李智龙笑着说。

  对于越来越多的名流政客选择学习中文,李智龙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中国是一个逐渐开放、潜力巨大的市场,这一点已是全世界有目共睹的了。政要名流中的汉语热,应该不仅是一种流行,也不应该仅仅是一种流行。希望这股汉语热能够自上而下地传播,人们可以从中华文化的精髓中各取所需。”

  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日本女生的冬天:真的是上身厚衣下...

上一篇:2014考研英语(二)图表作文线)
下一篇:各种各样的装饰很大方时尚的简约居室给人的感觉是很丰富